欢迎全国纺织服装企业免费注册推广
棉纱价格 棉花 棉纱  氨纶 有机 环保 越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商业资讯 > 纺织股市
凤竹纺织“排污”迷雾
时间:2012-06-28 08:24:25  来源:证券日报  共有条评论


凤竹纺织“排污”迷雾

  编者按:纺织业的废水和其它污染物排放,成为环境污染的一大罪魁祸首。此前,曾有调研报告称,至少有6000多家纺织企业存在污染问题,其中不乏国际、国内品牌供应商。本报记者深入调查发现,作为福建知名企业的凤竹纺织(600493),存在系列疑问,究竟是正常污水处理还是“阴沟”漏排?

  有当地环保组织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由于污染企业较多,环保部门查不胜查;甚至有企业会在环保部门检查时采取停产或启动处污设备的方式蒙混过关,排污的罚款往往比治污的花费低得多

  “破坏容易建设难”这一熟语虽广为人知,但在利益面前却往往被人们所忽视。有数据显示,中国2/3的城市面临水资源短缺,而有限的清水资源正在被排放的污水破坏。

  枯燥的数据远比不上亲眼目睹来得震撼。日前,《证券日报》记者亲赴福建省泉州市、晋江市、石狮市这三个纺织业集中地调查,所见所闻仍感问题严重。

  当地一位多年从事纺织业的人士对记者说:“现在提倡环保,情况还好点,以前都是直接排放污水。”不过,这位人士口中的“情况还好点”,也只是相对以前都不环保而言。目前,未经处理直接排放污水的企业仍旧无法杜绝。

  调查中,记者在凤竹纺织就发现有类似偷排漏排的现象,并对此采访了凤竹纺织董秘施金平。而他在回复记者问询时表示,公司并无偷排漏排现象,污水都是经过处理的。

  疑点一:“阴沟”漏排?

  作为晋江市老牌的上市公司凤竹纺织,坐落于晋江市内。记者驱车途经晋江市一条主干道时,在路旁就能看到“福建凤竹集团”六个大字高挂在宽大拱门的中央,往里看是一片厂房式建筑。

  走进凤竹纺织大门,记者看到路边的绿化带,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可见公司对工作环境下了一番功夫。

  在门口不远处,能看到凤竹纺织印染一、三工厂和污水处理厂的路标指引。由于记者是在工作时间进入的,所以,除了时常能看到拉着货物的小车经过外,工厂内走动的人并不多。经过询问,记者才找到凤竹纺织印染厂。

  从远处就能看到印染厂的大门外堆积着大量的布匹,经过印染的布匹有深蓝色、黑色、红色和绿色等各种颜色,都被成卷地排列在一起。

  走近印染厂,记者看到,堆积的布匹每卷上都贴有货物的明细标签,标明生产厂家、客户名称、品名、色号、门幅等。再往印染厂内部看,经过漂染的布料经过多道机械处理并打成卷。

  记者在印染厂并未发现排出的污水,但在一路之隔的工厂尽头发现了凤竹纺织的污水处理厂。

  从工厂布局来看,凤竹纺织的污水处理厂就在印染厂的旁边,两者仅有一条双行大道相间隔。污水处理厂道边,种植有一排热带树木,低处还种植了绿草和低矮植被,远远望去绿色盎然。

  但记者走近后发现,在污水处理厂与绿化带之间有着类似“阴沟”的存在。从图片1可见,在沟的上方横有几条管道,而在管道下方的“阴沟”中存在带有染色的污水。有当地环保组织人士向记者解释,这种现象与漏排很相似。

  对此,凤竹纺织董秘施金平在回复记者问题时解释道:“图片1是我们污水处理厂的气浮池排泥沟,作用是将污泥排入到污泥浓缩池。气浮池后是漂染三厂,因该厂地势比污水厂高近2米,所以有少量地下水渗到我厂排泥沟,但所有渗漏的地下水均排到污水调节池集中处理。”

  施金平表示,气浮排泥沟坡度为千分之三。污泥采取脱水、锅炉焚烧处理方式。

  为了认证施金平的回答是否正确,记者随后咨询了一位曾在环保局从事环保审核的专家。这位专家对凤竹纺织的回答并不满意,并且提出几点质疑。

  “从多年经验来看,图片1中显示的并不像气浮排泥沟,而更像是阴沟。”专家提出质疑,图片1中显示,这个所谓的气浮排泥沟竟然位于绿化带的旁边,而且沟旁还可以看到植物,这是不规范的。一般来说,污泥池应该是独立出来的,污泥也是需要处理的,公司应该设有处理带,但图片1显示,污泥并没有处理,也没看到相应的处理装置。

  专家认为,工厂排出的污水应经过气浮处理后再排放到排泥沟,而凤竹纺织的处理则不符合流程。据了解,气浮处理的方法是将污水池中污水里的污染物推至水面,喷洒絮凝剂,使污染物颗粒变大后沉淀,然后排放到排泥沟,确切地说是污泥池。“用气浮法将其以微小气泡作为载体,粘附水中的杂质颗粒,使其密度小于水,然后颗粒被气泡携带浮升至水面,通过喷洒絮凝剂,运用絮凝沉淀的方法吸附污水中的污染物,使其形成较大絮状颗粒后沉淀,排至污泥浓缩池经过压滤处理后运往处理厂处理。这是正规的处理流程。”

  据了解,絮凝沉淀的方法在印染废水处理中常用,一般可去除40~50%的CODcr、60~80%的色度。

  专家还提出,气浮排泥沟中的泥是要运走处理的,如果泥不运走处理的话,是不行的。从图片1可见,沟中有不但有污泥和污水,而且有变干的痕迹,特别是在沟的上部分可见干泥的存在。专家怀疑公司将污泥搁置蒸发,该处理方法明显是不符合操作流程的。“若不运走,以蒸发的方式搁置,会产生一定的‘二次污染’。”

  “印染污水量决定了污泥量。”专家怀疑凤竹解释拍摄图片上的是气浮池排泥沟的说法不实,“偌大的厂就只有这一点污泥?显然不成比例。因为这么大的印染量不可能只有这么点污泥”。

  综合上述疑点,专家认为,凤竹纺织所谓的气浮池排泥沟其实更像是阴沟。

  疑点二:“排水井”偷排嫌疑大?

  记者顺着疑似“阴沟”的那条路再次前行,在走出较长的一段距离后,又发现了一个井状的小水池。污水从印染厂方向的管道排出后流向两个方向的管道,一个是污水处理厂方向的管道中,而另一个则是从管道旁边一个装有阀门的开口处流入地下。

  “这种有两个排水口由一个闸门控制的情况表明公司有偷排(污水)的嫌疑,印染厂的管道与污水处理厂的管道并没有连到一起,而是少了一段。”上述环保人士对记者说:“这个阀门是控制污水流向的,如果打开阀门就是直接向地下排水,如果关上,污水就会流向污水处理厂。”

  据上述专家描述,按照相关规定,排污管道应该只有一个,如果有分流的情况则偷排的嫌疑很大。

  “因流入方向不同,所以有两个排水管道。有阀门隔断不会排向两个管道。”凤竹纺织董秘施金平向记者解释道:“这是我们公司热电厂脱硫水进入污水厂的管道,作用就是将脱硫水引入到污水厂的调节池,然后进行相应的污水处理。”

  据施金平介绍,热电厂位于公司最西面,脱硫水途径二厂西面厂界围墙内侧,以明渠的方式流入三厂西侧,再以地下管道方式流入污水调节处理。此后,施金平又补充回答道,是流入脱硫预处理池再到污水处理系统。

  据了解,图片2中闸门下方开的口是后来破的,目的是将水导入地下管流入脱硫预处理池。记者从漏口处见到原本是被水泥封住而后被砸开的迹象,原地还留有砸开的石块在旁边。

  据施金平介绍,2010年以前脱硫水是通过图片中闸板阀门下的管道直接流入污水厂,2010年以后改变为先经脱硫预处理后再流入污水处理系统。

  但让记者疑惑的是,如果从2010年就开始改变为先经脱硫预处理后再流入污水处理系统的话,那么,图片中残留的两个石块为何至今还可见?难道两年的时间还不足以令这两块石头消失?

  按照凤竹纺织的解释就是,“阀门相连向地下排水的小洞”的西端方向是脱硫水,阀门东端是漂染废水。公司根据产量大小情况来开启脱硫设施,上下口都是流入脱硫预处理池再到污水处理系统。

  对于上述解释,记者不解的是,既然上下口都是流入脱硫预处理池再到污水处理系统的话,为什么还要开两个口?而且还用闸门控制呢?

  “阀门是阻断水流方向用的。公司脱硫水全部排入预处理设施处理。”施金平如此回复。

  疑点三:脱硫水?硫化染色残留?

  在排污现场,记者走到排水井的近处可以看到,明显带有深颜色的污水流向阀门下方的漏口处,并不断上浮出泡泡。上述专家怀疑,这种带有颜色的污水,是因为公司使用硫化染料所致,而这种染料应该已被禁止。

  对此,施金平解释,这是热电厂的脱硫水。污水有颜色则是因为脱硫吸收剂是应用染整车间排放出来的废水,碱度为10.0~11.0,利用废水中的碱性物质吸收二氧化硫,达到烟气脱硫的目的,所以排放的废水还有色度,进入污水调节处理。

  据了解,热电厂的水必须经过脱硫处理才可以与其他污水混合。但从凤竹纺织的上述回答来看,热电厂的脱硫水有颜色是因为其使用的脱硫吸收剂是应用染整车间排放出来的废水。这与专家所说的热电厂的脱硫水要先脱硫才能与其他污水混合的说法尚有出入。对此,专家表示要到现场观察。

  有北京环保组织人士向记者表示,从图片还无法判断污水排向何方,只能知道是在往地下排水,同时,由于是从印染厂直接排出来的,可见未做处理。如果旁边有河流的话,也有排到河流的可能,但需要进一步取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