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全国纺织服装企业免费注册推广
有机 印染 越南  氨纶 锦纶 棉纱 涤纶长丝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商业资讯 > 纺织股市
中毅达陷“造假”后遗症 为何收购完就变脸
时间:2018-02-05 11:15:53  来源:国际金融报  共有条评论

  怪事年年有,A股特别多。

  继ST保千里连续26次跌停创造A股跌停纪录、獐子岛扇贝出走,又一家“我也不知道我亏多少”的上市公司产生了。

  2月1日晚间,中毅达发布业绩预亏公告称,预计2017年度将出现大额亏损的情况,但是亏损数额暂时无法确定。

  对此,中毅达解释称,一是因为厦门子公司需评估的苗木数量较多,评估工作量巨大,出于谨慎性等因素考虑,评估工作还需要一定时间才能作出初步判断;二是由于公司变更年报审计会计师事务所,导致业绩预告前未开展年报预审工作。

  受此消息影响,2月2日,中毅达开盘即跌停,后小幅回升,收报4.09元,跌8.3%。

    为何收购完就变脸

  对于亏损的原因,中毅达表示,公司由于失信,导致流动性无法补充、资金链紧张,造成下半年主营业务收入下降,无法达成预计利润目标。另外,公司对外投资的参股公司经营不乐观,处于停滞状态。经减值测试后,将计提大额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

  根据2016年年报,中毅达的参股公司有两家——江西立成景观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立成”)、福建上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建上河”),持股比例分别是39%、51%。

  2015年,江西立成的净利润为128.81万元;2016年,江西立成和福建上河的净利润分别为-536.45万元、7160.7万元。

  可以发现,江西立成在2015年被收购之时盈利能力还不错,但被收购后就“业绩变脸”了。2016年,中毅达收购了福建上河51%的股权,并且通过收购福建上河51%的股权扭亏为盈。

  彼时,福建上河的净利润能够完全覆盖江西立成的净亏损,中毅达也并未表示,公司对外投资的参股公司经营不乐观,处于停滞状态。

  如今这则预亏公告如此表示,只能是在2017年,福建上河发生了和江西立成同样的情况。

  那么为什么一年前还是“造血机器”的参股公司在短短一年内就失血严重了?而这样的情况为什么频繁发生在中毅达的身上?

  一位接近江西立成的高管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在被收购39%股权后,中毅达曾多次挪用江西立成的资金,致使江西立成资金链紧张,无法正常经营其业务而陷入严重亏损。

  那么,相同的套路又是否使用在福建上河的身上?

  对此,记者多次致电中毅达董秘办,但其电话均无法接通。

    被合作老伙计“婉拒”

  关于年报审计机构的变更,中毅达在1月17日就曾披露亚太事务所拒绝担任公司2017年度年报审计机构的消息。

  而在此之前,中毅达召开的董事会会议以及临时股东大会已同意续聘亚太事务所为公司2017年度财务审计暨内部控制审计机构。

  另一方面,亚太事务所给出的解释是:“2018年审计工作繁忙,审计人员有限,无法及时完成公司2017年度财务及内部控制年报审计工作。”

  一位私募从业人士指出,更大的可能性是亚太事务所想甩掉中毅达这个“麻烦”缠身的“包袱”,避免自己也沾染“一身腥”。

  毕竟,素有“妖股”之称的中毅达近期连续几次发布的财报真实性堪忧。

  2015年,中毅达因为当年业绩不佳而虚构了2015年三季报收入,将第三方已完成的工程量确认为公司三季度收入,由此虚增三季报营业收入7267万元,占三季报营业收入的99.56%,占全年营业收入的108.19%。

  此前,《国际金融报》曾揭露其2016年年报造假一事,中毅达通过提前确认工程收入虚增营业收入、通过人为增加苗木数量、提高苗木规格等方法虚增苗木资产存货额。

  而在这段时间内,亚太事务所内负责中毅达年报审计工作的负责人也发生了变化,2015年负责审计中毅达年报的项目经理已经离职,而后由徐海峰接任,这不无巧合。

  《国际金融报》记者曾致电徐海峰本人,对于中毅达年报的真实性,他三缄其口不作表态。谈及中毅达的资信问题,徐海峰沉默良久,表示亚太有进行书面核查,其他的不好说。

    苗木清查存疑

  此外,中毅达解释称,厦门子公司需评估的苗木数量较多,评估工作量巨大,出于谨慎性等因素考虑,评估工作还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做出初步判断。

  然而《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这似乎与往年中毅达“快速完成”苗木资产的评估有所矛盾。

  根据中毅达在2017年9月披露的林业调查说明,漳州市龙江林业调查设计有限公司在为2016年年报做林调时,清查时间节点为2016年12月31日到2017年1月16日,参与调查的有9个技术人员。

  也就是说,9个人在短短17天就完成了32.44万棵苗木的林业调查。

  而在2017年1月20日,中毅达就发布了2016年年度业绩预盈的公告,甚至早于今年发布业绩预亏公告的时间。

  为什么一年前能够完成的林调评估任务,一年后就无法完成了?

  事实上,2017年9月,《国际金融报》记者曾实地探访过其在广东省中山市的6个苗圃。这6个苗圃的工作人员都表示,2017年初时没有收到任何林调公司人员前来的通知,也没有陪同其进行实地盘点,林调公司应该是并未前来进行苗木实地盘点。

  林调公司的中山盘点遭否定后,厦门中毅达漳州苗圃的工作人员却向记者表示林调公司确实去过漳州。在其印象中,2017年年初,林调公司一行几人驾车来到漳州,由漳州苗圃的工作人员何光毅陪同。其回忆道,林调公司的工作人员挑了几个苗圃转了下,拍了些照片,半天时间便回去了。

  苗圃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上海中毅达并未按照正规流程,由各地苗圃负责人盘点后制作汇总表。而是将林调公司闭门造车,参照去年数量制作出的盘点清单,寄往苗圃,要求负责人在“参与盘点人”处签字,表示这份资料需要提供给审计。

  中毅达前后公告的矛盾,只能更加证实了以往的评估报告确实存在真实性问题。

  对此,上述私募从业人士表示,中毅达下一步很有可能对苗木资产计提大量的存货减值。

  而在这段时间内,亚太事务所内负责中毅达年报审计工作的负责人也发生了变化,2015年负责审计中毅达年报的项目经理已经离职,而后由徐海峰接任,这不无巧合。

  《国际金融报》记者曾致电徐海峰本人,对于中毅达年报的真实性,他三缄其口不作表态。谈及中毅达的资信问题,徐海峰沉默良久,表示亚太有进行书面核查,其他的不好说。

    苗木清查存疑

  此外,中毅达解释称,厦门子公司需评估的苗木数量较多,评估工作量巨大,出于谨慎性等因素考虑,评估工作还需要一定时间才能作出初步判断。

  然而《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这似乎与往年中毅达“快速完成”苗木资产的评估有所矛盾。

  根据中毅达在2017年9月披露的林业调查说明,漳州市龙江林业调查设计有限公司在为2016年年报做林调时,清查时间节点为2016年12月31日到2017年1月16日,参与调查的有9个技术人员。

  也就是说,9个人在短短17天就完成了32.44万棵苗木的林业调查。

  而在2017年1月20日,中毅达就发布了2016年年度业绩预盈的公告,甚至早于今年发布业绩预亏公告的时间。

  为什么一年前能够完成的林调评估任务,一年后就无法完成了?

  事实上,2017年9月,《国际金融报》记者曾实地探访过其在广东省中山市的6个苗圃。这6个苗圃的工作人员都表示,2017年初时没有收到任何林调公司人员前来的通知,也没有陪同其进行实地盘点,林调公司应该是并未前来进行苗木实地盘点。

  林调公司的中山盘点遭否定后,厦门中毅达漳州苗圃的工作人员却向记者表示林调公司确实去过漳州。在其印象中,2017年初,林调公司一行几人驾车来到漳州,由漳州苗圃的工作人员何光毅陪同。其回忆道,林调公司的工作人员挑了几个苗圃转了下,拍了些照片,半天时间便回去了。

  苗圃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上海中毅达并未按照正规流程,由各地苗圃负责人盘点后制作汇总表。而是将林调公司闭门造车,参照去年数量制作出的盘点清单,寄往苗圃,要求负责人在“参与盘点人”处签字,表示这份资料需要提供给审计。

  中毅达前后公告的矛盾,只能更加证实了以往的评估报告确实存在真实性问题。

  对此,上述私募从业人士表示,中毅达下一步很有可能对苗木资产计提大量的存货减值。